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伊甸I:亞當覺醒-艱難充實的腦力鍛鍊

 24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伊甸I:亞當覺醒


看過 Escapeholics 的照片後,我就一直想去坐坐他們休息室的紙沙發,雖然重點完全錯誤,不過身為紙藝控,我很哈那張可以隨意疊合拉伸改變『容坐率』的傢俱。可惜到那邊發現,因為長期拉扯,椅子的兩邊都破損了。關主馬馬跟坐在上面的小刁都再三保證不會有事,但我還是不敢坐,因為上一個對我這樣說的人,他的『超猛機車避震器』就慘死在我的天真下。

壞掉的紙椅子
(壞掉的椅子。)

  入座後,馬馬開始介紹遊戲背景,亞當覺醒的世界觀是根據真實存在的理論發想的,該理論預測人工智慧將高度發展,最終在西元 2045 年演化成超越人類的新物種:奇點人。在亞當覺醒的故事裡,同樣擁有物理軀體的奇點人與人類爆發戰爭,由於交戰過程大量使用核武,導致地表無法居住,人類只好退守,休生養息。

  知性生物不可能長久生活在封閉環境中,為了維持社會機能,傳承歷史文化,奇點人抵抗組織 E.P.I.C 建立了虛擬實境平台『伊甸』,讓使用者可以上傳精神體:『因』,在其中活動,爾後又導入人工智慧『亞當』,解決原本需要五個人作為支柱才能運作的問題。

Escapeholics 密室逃脫大門口廣告
(入口處的廣告,精緻漂亮。)

  可能人類跟 AI 天生犯沖吧,亞當上線沒多久就出事了,伊甸支柱 Marvin 的『因』離奇消失在系統中,其他支柱也因亞當的侵蝕而昏迷。E.P.I.C 為了調查事件緣由與營救 Marvin ,召集了一組人馬登入伊甸。

  不過……這隻隊伍似乎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眾志齊心。

  遊戲的背景故事龐大又複雜,可惜沒有給玩家深入了解的空閒,玩的當下你會很忙,然後把所有的設定通通丟到腦後,有些細節則曇花一現的帶過,甚至沒有提到,比如奇點人的生命形式為何,是生化人還是純粹機械。地表是由奇點人控制還是說他們也受到了輻射限制,E.P.I.C
是政府機關還是私營組織(照理來說應該是國家的,不過從陣營分類來看又不像),可能這些要等到系列作推出才會陸續明朗吧。

  光是現有的部分就讓我們有點消化不良了,除了剛剛提到的細節設定隱藏太深,讓大家好像有問題卻不知道該問什麼之外,我們自己耍蠢浪費時間也是原因,比如馬馬介紹可以用來購買提示的道具 EPICoin 時,我們各種脫線的舉動讓他哭笑不得。

  道具一擺出來,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那是一塊小型電路板,左半部是緊密的 Ping 針.感覺丟在地上就可以當鐵蒺藜用,右半部則是覆蓋貼有大E符號的金屬殼,其他焊錫跟 SMT 零件無一不缺,小巧俐落的造型十分討喜。

  舊版EPICCoin
  (有趣的小道具 EPICoin,圖片由 Escapeholics 工作室提供)

  小杜一聽是蒐集道具,就迅雷不及掩耳的搶了過來,往教官的鼻頭猛湊。

  「快聞!把味道記住!」

  這個『尋物雷達』搞笑段子還好,馬馬只愣了一下就回神,繼續說明道具性質,EPICoin 是未來網路空間自然生成的貨幣,只要交給他就能換一個提示,原以為進行正順,不料小杜下一句充滿工程衝擊的吐槽,瞬間把他擊沉。

  「這個造型設計的很高科技,但使用方法卻很原始呢。」

  馬馬頓時語塞,還沒回氣,隊伍又再接再厲把他推入傻眼的深淵,大夥兒不知為何突然職人魂全開,興緻勃勃的對板子開啓逆向工程,把滿頭黑線的馬馬晾在旁邊。

  「這是 SPI Port 吧。」

  「一邊是 SD 插槽另外一邊就是 IO Port ,這是幹嘛用的啊?」

  「沒有晶片,可能是塊基板。」

  眼看就要一發不可收拾,我妹海美人趕快跳出來阻止,才讓後續的陣營介紹順利開始。

  在這個遊戲玩家會隨機劃分在不同陣營,擁有各自的任務,內容彼此互相重疊或互斥,有競爭的成份,因為這些都是非公開資訊,讓爾詐我虞成為這遊戲的樂趣來源之一。陣營一共分為四種:系統維護員、駭客、奇點人與網路警察,每個人的所屬是隨機抽取牛皮紙袋決定的,當我們把任務說明從袋子裡拿出來時,一陣壓抑的沉默忽然席捲現場。

  字太多惹!

  必須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消化背起來給了我們莫大的壓力,我抬頭撇了一眼,大家都怕不小心洩漏陣營訊息,所以裝著一臉雲淡風輕,不過我跟他們很熟了,可以輕易接收那些隱藏的訊息。

  『怎麼這麼複雜啊!』

  『我要從哪裡開始看?』

  『媽媽,我想回家……』

  『只讀粗體的地方應該沒關係吧?』<–這個人後來悲劇了。

  馬馬看我們在腦袋裡囫圇吞棗試圖把資訊吃下去,吃的滿臉大便,連忙救場,跟我們講陣營辨識名牌中有小抄,大家才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眼見氣氛比較緩和,馬馬又說了個小花絮繼續活絡,最早用來辨別陣營的標記物只有橡膠手環(共八色),因為有別家廠商送類似的手環當紀念品,有玩家帶來打算擾亂用,所以又加了名牌(附任務小抄)。

  其實事前調查時我就覺得,『啊,這個遊戲太適合我了。』,因為據說很多玩家露餡都是因為放棄謎題跑去解任務,行為舉止跟平常不一樣被抓包,但我本來就沒在解謎,幹啥都不奇怪,我就這樣暗自竊喜的跟著馬馬還有他的助手(恩……叫馬助好了)進入場地。

  根據設定,『因』是由『語言』、『色彩』、『演算』、『幾何』、『記憶』所組成,遊戲房間也依此命名與安排順序。我們來到第一間,黝黑的色調,黯淡的光線,方正的裝潢,讓人聯想到伺服器機房,工作室應該是想做出逐漸深入電腦系統的感官印象。

  入場不到五分鐘,教官就摸出自己陣營要收集的『道具A』,此時分屬『不同』陣營的小杜看到,開口索要。

    然後他就交出去了!
    然後他就交出去了!
    然後他就交出去了!

  說三遍不是因為很重要,是因為我看他交了三遍啊!

  我不知道小杜心裡究竟是怎樣的眉開眼笑,但是看在跟教官同陣營的鍋貼眼裡簡直快要抓狂,趁沒人注意,把教官拉到一邊去『喬』,才終於遏止了這個吃裡扒外的危機。



  大概是或多或少在關注陣營任務的關係,隊伍解謎效率有點低落,第二次玩實境遊戲的阿蕊努力地想盡一份心力,不過卻因為陌生的關係不好意思動作,我看她躊躇了好一會,怯怯然伸手想要接過邱邱手上的謎題,在快要碰到的當下,被『眼中只有謎』沒注意有人要拿的小刁橫空攔截,眼巴巴看著東西順到別人手上。

  在這裡不狠一點是搶不到謎的喔。

  我們距離突破這個關卡只差一步之遙,卻在最後一題卡了好一會,隊伍完全沒發揮平日水準,有點心急的我忍不住出手解了,只能說,這遊戲真的會讓人去做平常不做的事。

  進入第二關,純白的空間讓人一時晃了神,有些呆然的看著中央令人注目的漂亮立方體,高度大約與胸緣切齊,寬與高相當,每一面由三乘三的櫃門組成,將秘密緊掩,封藏在後。馬馬提示有些門可以直接打開,霎時間各陣營人馬緊貼向前,各自佔領一面,其中包括因為教官已經不把東西上繳打算自力救濟的小杜。大家同時開箱,只有小杜開到謎題,這個過程在後面幾個房間反覆不斷發生,最後他滿腹辛酸的專心解謎去了。

  櫃子內部大多貼著電腦主機板作裝飾,甚至有幾格還有 USB 孔,小刁開心的表示想拿手機來充電。

  「恩,大家都是這個反應。」不知道為什麼馬馬看上去頗為自豪。

  開出來的除了遊戲必需品外,還有拓展背景故事的調味料,那是印在透明塑膠片上的新聞形式文章,不管是照片還是文字都以雷射印刷,非常細緻,應該是要表現科幻作品中常見的那種飄在空中的投影視窗,其中一張是報導了亞當的發表會,照片是某個發佈會的現場,巨大的環形螢幕上有個被截半的 LOGO,因為眼熟,我就多看了幾眼。

  居然是 Unity 3D!

  維繫人類社會,保衛人類安全的最後屏障,用遊戲引擎寫,這樣好嗎!

  Unit發表會
  (那張照片我估到了XD)

  隨著進度推進,我陣營的收集品『道具B』也浮上檯面,教官看上去完全不知道他找到的東西是要幹什麼的,跟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講到其中一個可能的用途時,我妹突然幫腔,促使大家執行。我打算不著痕跡的回收,但是被海美人發現,就開始一輪『我假裝不知道妳假裝不知道我要幹嘛』、『妳假裝不知道我假裝不知道妳要幹嘛』謎之角力。

  我們都知道對方的目的,卻絞盡腦汁的講出各種藉口與話術,嚕來嚕去嚕很久,這場虛偽的戰鬥最終結束於一個絕妙的騙局。

  我假意照她的方式處置『道具B』,一段時間後再偷偷回來把東西丟進自己口袋裡。後來我妹又巡過來,我為了不讓她發現急忙要把道具復原,把手伸進口袋摸了幾圈,卻發現『道具B』不翼而飛。

  「欸欸欸!」

  我著急的把口袋裡的手機錢包全部掏出來扔到立方體最上層的平面上,連口袋底都翻開了,還是找不到。看到我如此慌張,馬馬跟逃伴都出言安撫。

  「不要緊,我們場怖的時候再找就可以了。」

  「你先把手機收起來啦。」

  雖然不知道小刁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提手機的事,我還是決定接受他們的勸說放棄,至於我妹妹,她很瞭解我,知道我有本事把東西從口袋丟進異次元,從剛剛開始就盯著地板猛找,最後也萬念俱灰的放棄了,在大家都離開去關注別的事的時候,我的同伴小刁忽然靠過來,悄悄地把『道具B』塞進我的手裡。

  她說她一低頭就看到『道具B』緊緊吸在被我丟出來的手機的保護套磁扣上,無奈之下只好默默收起來再找機會給我。沒錯,因為手機設下的這個驚天大騙局,把我跟妹妹都騙了,讓我的陣營拿下一城,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海美人:「這太扯了!」)

  推進至此,這間也近尾聲,最後的謎要用到房間裡找到的支柱人事資料簿。

  「找一下 Micky 的資料。」低頭解謎的小杜喊。

  我飛快的把本子從左右翻了幾遍,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這個人,搞了半天小杜根本叫錯人家名字,導致謎卡在很奇怪的地方,我們在色彩關莫名體認到語言的重要。

  好不容易進入『計算』關,這裡有三道門(亞當覺醒的門都是與牆壁一體的隱藏門),才剛進來,其中一扇突然在撞擊聲中往這邊開了一道縫,馬馬連忙跑去關好,才壓下去又立刻被撞開,最後他直接整個人背靠上去阻止往內的衝擊。

  現在是什麼狀況?有怪物要衝進來了嗎?我要把 EPICoin 撒在地上逃命了嗎?

  「這是場佈門,可能故障了,隔壁的玩家一撞就開了。」馬馬說話時又被撞了好幾下,隔壁的主題到底是什麼啊?

  這間的最終謎題比較難,大家瞪著已經撈出來的謎題思考(其實這種可以讓所有人圍著同一道題的場佈設計還蠻好的)。最後實在不行,只好動用提示,馬馬解釋了邏輯,然後告訴我們:「其實真正的題目在別的地方,你們要試試看嗎?」

  「不要。」我拒絕的非常斬釘截鐵。

  雖說如此表態,不過後來還是親力親為地解開進入下一關,到這邊大家都累了,遊戲文宣提到的感官疲勞是真的,在認知逐步邁向崩壞的狀況,思考力跟著連連下降,我覺得這一定程度模擬了故事中被亞當逐步侵蝕的感覺,你的大腦漸漸變的不是你的東西了。大概是因為疲勞,小杜不小心弄掉一片護貝過的卡片線索,它就這樣滑阿滑,流暢的從門縫鑽進隔壁。

  出現了!Unity 常見的穿牆 Bug!

  因為挖不出來,今天見識到各種怪奇的馬馬只好動身去撿,等待期間我們繼續解謎,但是大家真的都很累,剛剛還可以看著謎思考,現在基本是看著謎發呆,除了小杜發現這裡是 Micky 負責的房間外沒啥進展(你到底要叫錯人家名子幾次啊),所以馬馬帶著線索打開門從隔壁進來時,我情不自禁的大叫:

  「就是現在!大夥兒衝啊!這個局我佈了十年啊啊啊!」

  如此霸氣的號令讓馬馬整個人都驚呆了,一時間維持著通道開啟,不過好在我的逃伴早就演化出無視我聲音的習性,不然我們就會直接衝進某年冬天收聖誕禮物了(工作室另外一個主題),這裡場佈門怎麼這麼多啊。

  再度動用提示,我們勉強推開最後關卡的入口,但時間已經耗盡,馬馬說先來公佈陣營成果,然後讓我們把剩下的題目解完(好玩的是,第二組玩家已經進場了,我想要是拖久一點,或許可以扮演被亞當消化的怨念幽靈)。

  我原本以為大家根本放棄陣營任務了,但是馬馬說我們這隊雖然表面一派和諧,但私底下小動作很多,害他從頭到尾都在忍笑。首先是屬於『系統維護員』的我和小刁,我是沒有在解謎,小刁因為感冒解謎率下降,所以我們都跟在『駭客』小杜後面,趁他解謎的當下完成自己的任務。

  小杜因為解的謎太多了,累到說下次出團要擺爛,看沒有他可以闖幾關,至於他的同伴邱邱,小杜說在他打開存放。陣營的關鍵道具箱子,發現是空的,轉頭問邱邱是不是已經拿走,得到『不是在你那嗎?』的回答時,就已經理解了一切。

  小杜的另一個對手陣營『網路警察』是鍋貼和教官,雖然一開始的『大放送』事件讓他們元氣大傷,不過後來『駭客』也大放送回去,所以轉虧為盈,至於奇點人,在敵我雙方莫名都被手機騙了之後,進展就沒有很順利。綜合來看,這是一個系統維護員在摸魚,駭客在維護系統,網路警察內神通外鬼,奇點人被老祖宗智慧型手機擺一道的神秘狀況,我們的隊伍果然很不可思議啊。

  完整分數如下:

     系統維護員:1400
     網路刑警:1500
     奇點人:700
     駭客:大愛無價

  亞當覺醒的謎題量很大,不過因為設置集中的關係,出題的節奏還不錯,陣營任務設計的很用心,緊密嵌在遊戲過程裡,與主線完全不衝突,可以順暢的並行,每個陣營相互干涉的部份也掐的剛剛好,增加了緊張感,但不至於讓玩家賠上全付精力。

  不過有個小問題,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玩家處於『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狀態,結尾說明時馬馬才略為帶過每個任務背後真正的目的與動機,如果一開始就讓玩家知道會更好,可以更融入世界觀,比起單靠本身的求勝情結,身份帶入會讓玩家更用心的執行任務。

  因為玩起來蠻耗心神的,如果對體力、意志力還有心機力(?)有自信的話,可以來挑戰看看(建議白天,精神比較好),看同伴戲精上身或大自爆都很有樂趣。

亞當覺醒沐恩自嗨區1

  自嗨區就是小說段落,會出現在闖關失敗遊戲的心得文後,主要是解釋 Try & Err 在劇情上(?)如何逃過一劫,勇戰其他密室,套路會固定為『用其他過關的遊戲來補救』,是充滿大量腦補設定跟牽強自嗨的同人創作,可以安心跳過。另外,因為不想增加太多篇幅,所以鋪成之類的都能省則省,覺得突兀請見諒。(點擊下方開啟隱藏段落即可觀看,有雷注意。)

點擊觀看隱藏內容
  
  「下一間就是『記憶』控制室,我知道所有的密碼,進去我們就能登出了。」 Marvin 的『因』因為沒有掛載虛擬體,看上去像是個未家工的石英結晶,隨著發言一閃一閃的,因為無法進行操作,只能乾著急的催促這些前來營救他的隊伍。

  成員們正全力破解『幾何』控制室的最終密碼,不過他們發現自己漸漸力不從心,思維與邏輯在腦袋裡被打碎成無數片段,無法串聯起來,明明知道答案就在那裡,卻無從驅散遮擋在前的白色迷霧。

  「我沒辦法思考,好像被什麼……阻礙了。」如果虛擬體可以流汗,那鍋貼已經滿頭冷汗了吧。

  「歡迎來到我的生活。」已經習慣腦袋動彈不得的沐恩有種『你們總算懂我的辛苦』的小小雀躍,不過礙於情況危急沒有表現出來。

  「快點把東西拿出來,我們需要提示。」鍋貼轉頭跟同樣頭昏腦脹的小杜說,後者立刻丟了三個 EPICoin 出來,鍋貼全部收起,緊握其中一個,直到投影的選單在上面展開,然後在『開啟』選項點了幾下。

  「你好,我是小助手馬馬,關於這道密碼,破解的要點是……」半透明的人形突然出現,彷彿一開始就存在一樣站在鍋貼旁邊,開始提供破解的協助。

  「為什麼這個小助手每次都剛好知道我們要破解哪個密碼啊?原理到底是什麼?」雖然已經見過,但沐恩依舊難以接受有這麼便利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我們根本沒設計這樣的小助手。」Marvin 聽起來滿腹無奈。

  「門開了!」原本空無一物的白色牆面,突然有黑色割線浮起,方形的區塊退去,露出後面的空間,他們喜出望外的湧入,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身體較虛弱的小刁率先反應,驚叫一聲就壓著頭退到牆邊。

  那種感覺很不好,像某種東西在你的腦袋裡四處蠕動,人體最不該被侵入的地方有東西進去了,而你的思維仍正常運轉,所以可以清楚意識到,當那感覺完全占據頭腦的時候,你將不復存在。

  「John!John!你在吧,聽我說,求你看在往日情誼上,放過這些人吧!」Marvin 大聲喊著,隨著他的叫喚,一個虛擬體憑空建製,冷酷的雙眼瞪視著。

  「往日情誼?那種東西我早就刪除了,你以為我是因為情面才沒有殺你嗎?我是要讓你充分感受跟我一樣,無法行動,不能言語的痛苦後再殺你。」未知的虛擬體似乎調動了更多的資源,教官很乾脆的昏過去了,其餘的人也不好受,除了……

  「為什麼妳們兩個不受影響?我明明感覺到我已經複寫妳們的因了。」虛擬體看著面色如常的海美人與阿蕊,不解的問。

  「奇點人技術,我們答應幫他們做點事,拿到了用人造神經元間接登入系統的方法。」她們倆人無懼的看了回去。

  「什麼!妳們怎麼可以背叛人類!John 憎恨的對象就只有我跟 E.P.I.C 而已,至少他不會去危害無辜的人民!」Marvin 大吼。

  「放心,對系統的傷害控制在最小限度了,為了不讓奇點人起疑,我跟我妹可是花了不少心力在演戲呢,」沐恩安撫著 Marvin,接著語氣一轉,變得玩味起來:「況且她們留在外面,我們才有後路啊。」

  一片片的落葉突然飄下,混合泥土與樹林的氣味鑽進鼻腔,地板由原本的平整變的富滿植被。

  「這是什麼?」未知虛擬體警惕的放慢侵蝕速度。

  「大戰前某個山區有種蛾類棲息,叫紅翼鬼臉天蛾,牠們的鱗粉有至幻性,我上次遭遇到的時候收集了很多,我請人在外面的阿蕊跟海美人抹在我們臉上了,因為是直接作用於神經系統,即使處於上傳狀態,也會激發,再透過與系統的連結,流到系統來,平常是沒什麼影響,因為你打算同步我們,就會同步到這些幻覺囉。」沐恩勝卷在握的微笑著。

  「不過就是些錯亂的影像與情緒,救不了你們的,我同步完之後再清理就好。」未知虛擬體冷冷的說,不過還是沒有妄動。

  「這種鱗粉的至幻性,不知為何有針對性,會激發人最愧疚的事物, Marvin 先生最愧疚的對象是誰你知道嗎?」沐恩誇張的抬手,指著後方緩緩靠近的人影:「歡迎見見自己,John。」

  從陰影中走出來的人,有著與未知虛擬體相同的臉孔,他旁若無人的走到昏倒的教官,正確來說,是走到教官帶著的 Marvin 因旁邊,喃喃低語:「Marvin,你為什麼不救我,你明明可以救我的……」

  「Marvin 先生可是非常了解你,這位 John 肯定幾可亂真,同樣是工程師,你應該知道系統內有兩個相同的檔案會發生什麼事吧,它們會彼此覆蓋,最終毀損,要不要賭一把看看最後留下來的會是哪個 John 啊?」

  同步停止了,John 神色複雜的走到 John 旁邊,不發一語的看著,隊伍裡大部分的人趁機動了起來,著手破解控制室的密碼,留下沐恩跟 Marvin 分散注意力。

  「我現在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嗎?」John 問。

  曾經柔和的五官被憤恨與扭曲深深刻印,對周遭視若無睹,陷在自己的思維迴圈裡。

  「我已經想到三種方法有百分之五十六的機率可以避開危險弄死你們,」John 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用手指著『自己』:「但我不想變成這樣,Marvin,為了你,不值得。」

  下一瞬間,Marvin 突然又感覺的到自己的手腳了,眼前散發微弱光線的目蓋被移開,幾個醫護人員模樣的人湊到正仰躺的他眼前,其中一個拿出手電筒照射他的眼睛,很亮。

  「確認 Marvin 成功脫離系統!」那人喊著。

  周圍的聲音實在太多了,Marvin 幾乎無法辨認,隱約好像聽到「亞當功能回復,伊甸重新上線」,一個比較清晰的是「快把中和劑拿來!」

  某個護理師牽起他的手腕,對準靜脈將淡黃色的藥打了進去,本來還看的見一個滿身黑氣的 John 站在旁邊,隨著藥劑的推入,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Marvin 舒了一口氣,昏了過去。

  再次清醒已經是在病床上,搜救隊伍裡……應該是叫做沐恩的人正望著虛擬出正常風景的假窗戶看,自言自語的說「這樣的 AR 好像也不錯。」

  老實說 Marvin 對這個人不怎麼有印象,比起其他擁有高超破解技術的隊員,他看上去就只是無所事事的在旁邊晃而已,除了把一些顯而易見的事用誇張的詞語表達以外,什麼事也沒做。

  「喔,你醒啦。」沐恩注意到,朝 Marvin 走近:「先告訴你一個好消息,John 已經把系統裡的奇點病毒都隔離清除掉了,看來比起冷血復仇者,他更想當守護全人類的英雄呢。」

  Marvin 沒有說什麼,有時候當你是事件本身關係人時,會很難做出評論。

  「這個給你,」沐恩把手上黑白二色,徽章似的物件交給他:「這是我們從奇點人手上騙……我是說交易來的虛擬神經元,想要讓 John 回來,奇點人那種讓 AI 獲得身體的技術是必要的。」

  徽章

  Marvin 把玩手上的東西,遙想著未來,不知道有沒有那麼一天,不管是徹底擊潰奇點人,還是與奇點人簽署和平,能夠讓他拿到那把,讓 John 回來的鑰匙。

  本次使用遊戲梗:紅衣小女孩
  

亞當覺醒沐恩自嗨區2-日誌_EPICoin.mp8

點擊觀看隱藏內容
  
  因為太喜歡 EPICoin 了所以不小心多寫了一段。

  這是一份聲音檔案,記錄於伊甸啟動後不久,對話者據信為系統支柱,一位為 Marvin ,另一位未知。

  「Micky! Micky! 我成功啦!」

  「不要那樣叫我(口氣無奈),你知道我的名子不是這樣念的,唉……所以你什麼事這麼開心要把我叫起來,要是害我等會執勤打瞌睡怎麼辦。」

  「哈,經過七十二小時的觀察,我確定已經成功移除掉系統裡那個擾人的小 Bug……靠,又出現了!」(鍵盤敲擊聲)

  「你知道 User 們已經給它們取名子了吧 EPICoin,說是網路空間自然生成的貨幣。」

  「這怎麼可能是自然生成的,雖然設計的完全沒有道理,但肯定是有人做出來放進系統裡的,無法複製,用過即消失,作為貨幣的確是很合適……不過,這是伊甸,是人類最後的堡壘,不是臉書或什麼漫威的電影,放彩蛋這種可能造成漏洞的事,嚴格禁止!」

  「既然這樣就不要用 Unity 做啊。」(身份未知的第三方聲音,以極低的音量發言,推測是這段對話的錄製者,兩位支柱都沒有對他的言語產生反應。)

  「Marvin,你有用過嗎……我是指你有在系統裡打開看過嗎?」

  「什麼!你用了嗎!你怎麼可以那麼魯莽!你是系統支柱,天曉得那完意有什麼可能造成精神污染的……」

  「我看到了大海與天空,」(打斷)「我感受到從山間吹下來的風,我聞到新鮮水果的香氣,嚐到了冷冽,沒有消毒味的泉水,這些體驗遠超過系統能模擬的程度。」

  「對,我解析過內容了,裡面有記憶資訊,這是我的專業,我推測是老一輩 User 在大戰前的記憶回流到系統。」

  「不,不是過去,我閒暇時間喜歡研究星座……」

  「我都不知道妳這麼有少女情懷耶。」

  「我是說我對星座很了解,我看過那裡面的星空,雖然我不是專業的天文學家,但我很確定那是未來的星空,我有一個理論,我們都知道伊甸不知為何有時會連上『過去的』伺服器……」

  「對,而且都發生在你值勤打瞌睡的時候。」

  「那不是重點,我在想,或許依甸也可以連上『未來』的伺服器,這些封包因為格式系統無法完全解析,設計才顯得這麼奇怪……我相信未來有人想要聯繫我們。」

  「透過傳送電子毒品嗎?」(不以為然。)

  「透過告訴我們未來的景象!」(稍稍激動)「我不知道多久以後,但是戰爭會結束的,而地球會回到可居住的狀態!」

  「……你比我想像的還要少女耶。」

  「你等著看吧,總有一天我們會跟奇點人攜手修復地球的。」

  [檔案結束]
  

  遊戲名稱:伊甸I:亞當覺醒。
  遊戲類型:實境解謎遊戲
  遊戲廠商:Escapeholics  | 粉絲團
  購票廠商:NiceDay(單人600元。八人包場每人540元)
  推薦評語:極富挑戰的多重考驗。
  取得成績:同步率 100%。(越低越好,一百趴的意思是失敗了)
  參與人員:小杜、小刁、教官、邱邱、鍋貼、沐恩、海美人、阿蕊。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農安街19號地下一樓 (中山國小站1號出口 屈臣氏對面)
  地圖:https://reurl.cc/MdDGkp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