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屍蹤報導 – 沒有追逐不代表不需要奔跑

 1,925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屍蹤報導
屍蹤報導 – 沒有追逐不代表不需要奔跑
(為什麼我覺得這些殭屍看起來很想把我頭擰下來灌籃?)

  好久沒有在一場遊戲結束後這麼興奮了。滿足、愉快、不絕地津津樂道。誠然,我是免費遊玩的體驗場玩家,但這樣的品質,絕對值得購票入場!

  報社裡氣氛低迷,距離「那場瘟疫」爆發,已經一個多月了。像是電影,又像是惡夢,如同活屍的重症感染者,發狂四處攻擊。所幸,在軍方迅速介入下,最終把疫區控制在新莊體育館周邊十公里內。那天剛好是球賽的舉辦日,社內派出許多記者前往採訪,在公告體育館內已無生存者的現在,愁雲慘霧的感覺始終化不開。

  「欸!快看信箱!」隔壁同事的驚呼喚回了我的注意。一封寄給全體社員的信,在社內引發騷動,信件內容是疫病爆發當天體育館內的情形,但更令大家吃驚的是,寄出人是早已失聯報社同事。

  他們可能還存活在體育館裡!

  這個念頭一起,大夥紛紛操起相機,把筆插進上衣口袋,毫不遲疑地出發了,為了同事,也為了將被隱藏的真相公諸於世。

  因為,我是記者!

  「所以這個遊戲的靈感來源,是以前 SBL 每次辦在新莊體育館都會打起來,互相攻擊嗎?」聽我講完背景故事的妹妹,冷不防地說。

  不要還沒開始玩就破壞氣氛啦!

  回來,回來。

  因為,我是記者!

  先生,變成殭屍你會不會難過?

  「你不也是一樣嘛?」

  在妹妹的冷眼沉默中,我接受到這樣的訊息。
新莊體育館外觀
(這輩子第一次來新莊體育館。)

  如同故事劇情,主辦單位包下整座新莊體育館,遊戲空間整整有五千坪,而且這五千坪還是多層的!可以探索的地方非常多。因為場地廣大,它的入場機制是每十五分鐘開放大約四十到五十人進場的時間差分流法。區分各場玩家的方法是遊戲前發下的記者證吊牌。當某一組鄰近結束時間就會廣播通知某某顏色記者證的組別集合。問題是記者證上根本五顏六色,所以每次廣播某個顏色我就會揪一下,以為時間到了。後來才搞清楚是看吊牌的掛脖,覺得主辦單位應該要強調一下這點。
屍蹤報導記者證道具
(多采多姿的記者證。)

  屍蹤報導的結構像是彩虹調酒,是層次分明的滋味,有驚悚探索的階段,也有自由解謎的環節,我個人非常喜歡這樣的編排,但也有逃伴希望過程能多點意外,看個人喜好。至於驚悚的部分恐不恐怖呢?這樣說吧,我們探索完第一個房間要回到走廊時,打開門驚訝地看到,某個團員居然站在外面微笑迎接我們,然後探索完第二間後發現門外的人變成兩個。

  是我的錯覺還是沒進來的人越來越多?

  我妹更誇張,直接扒著我不放,把我上衣扯到掀起來,讓我肥嫩的肚子從頭到尾曝露在空氣中。我知道這對殭屍很有吸引力啦,但可以請妳不要這樣嗎?
屍蹤報導帥傭兵NPC
(帶我們突入的傭兵,蠻帥的。是說我那時看到後面的跑馬燈,想說他們好用心喔,故事背景在 2021 年,他們也把顯示調到 2021 耶,後來才突然想到今年本來就是 2021。)

  在逃伴刁哥與泰勒的活躍下,我們順利的通過這個階段,進入自由解謎環節。這時會發現,體育館內真的有倖存者存在,他們生活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區域裡,軍方的人、科學家、還有路人,各種背景。玩家可以跟他們交談,解決問題,獲取新聞素材來拼湊整件事的真相。但這些居民似乎曾經跟「外來者」有過什麼衝突,我們需要先取得某位穿著粉紅色襯衫的倖存者的信物,其他人才會願意跟我們對話。因為所有人的起點是一樣的,所以那區域塞了不少人,我聽到有人大聲地說:「欸欸欸!我們趕快去排個小粉紅!」

  這不對吧!

  解決粉紅襯衫的託付後,他交給我們一隻金屬哨子作為信物,還有一份場館地圖,上面刊載了所有 NPC 的位置,跟超級重要的資訊,每個任務難易度與花費時間的星數,讓大家在安排動線時不再無所適從,不過也因此造成了下面的狀況:

  「請問你可以幫助我嗎?」某位蓬頭垢面的倖存者卑微地問。

  「你的時間五顆星耶,先不要,掰。」



  因為要限制隊伍一次只能進行一個任務,所以倖存者在任務開始前,會先把玩家的信物收走。放心,他會還你的,不要像我們一樣,花了五分鐘在那邊欲拒還迎。

  「請把信物就交給我。」

  「不能用看的就好嗎?」

  「請把信物就交給我。」

  「可是你看起來很可疑耶。」

  「請把信物就交給我。」

  「欸,要嗎?」

  「……看來你們不是能幫助我的人。」

  這大概是第一次工作人員而不是玩家覺得這遊戲沒法玩了。
屍蹤報導測試場遊戲場地照片
(場館有多大,就,這~麼~大~。看起來有點空空是因為這是測試場,正式場次會增加許多精美的場景佈置。)

  我覺得屍蹤報導大勝同類型遊戲的地方,就是它相同的 NPC 同時存在複數個(總數量接近一百位),像委託我們尋找解藥減緩妹妹屍變症狀的軍官就有三位。但是哥哥有三個,被綁在帳篷裡嘶吼的妹妹卻只有一位。

  一個共享妹妹的概念。

  我們還發現即使台詞情節相同,不同的演員演繹的個性與細節還是會有差異,有時候觀察一下別的組別的任務過程也是很有趣。因為這種平行時空同位體的設計,讓與角色的互動變得非常舒適,基本上不需要等待時間,也不會有打擾感,如果正式場次的同時最大人數跟測試場一樣的話,那玩家想必會獲得無與倫比的體驗。
屍蹤報導感染妹妹NPC
(共享妹妹。)

  不同的任務有時候會形成系列,角色會提示相關的 NPC 是誰。例如我們完成某個來體育館取材的作家的任務後,她便說:「有見過我妹妹了嗎?你們可以去找她。」

  這場館的妹妹密度是不是有點高?

  雖然遊戲時數高達一百四十分鐘,但架不住內容豐富,即使有管理大師小菲幫我們調控任務排程,但還是感到時間吃緊,到後面就開始用疾走的在廣大的遊戲場地移動.還越走越快,幾乎要跑起來。

  「不是說不用奔跑嗎!」追在我後面的妹妹促問道。

  「他是說不用追逐,沒說不用跑啊!」我一個勁往前走,頭也不回地回答。



  秉持著能解多少算多少的想法,我們尋找剩餘任務中時間係數最小的,邊奔走邊查閱地圖的小菲指著體育館座位區的最高處,一個大約三層樓高,極陡的斜坡樓梯底端,我們提起一口氣,還沒吐出來就直直衝上去。

  「外來者,你們是來做什麼的?」NPC 嚴肅地問。

  「呼呼……來健身的啊,呼……」喘到話都講不好的我選擇搞笑。
屍蹤報導新聞稿道具
(解開任務後可以獲得的新聞稿。)

  雖然我們已經很拼命了,還不小心觸發一個 Bug 讓我們可以同時跑兩個任務,但還是無法清空所有關卡。不過這種大型多人遊戲,除非是菁英隊伍,否則一般成績都是這樣。不同的是,之前的遊戲解不完大多會感到失落無力,但在屍蹤報導則是一種隱隱的不甘,與期望下次更好的決心。結局時小天使會發放一份報紙,演示事件的後續,建議可以跟其他隊伍交換閱覽,能夠看到主辦單位在設計上的用心。

  如首段講的,屍蹤報導是近期少有讓我興奮不已的作品,遊戲性、沉浸感與情境模擬設計的很平衡,一些大型遊戲常有的問題點也在這作中做出改善,讓玩家可以順暢地享受遊戲內容,又不至於出戲。演員的表演也都非常投入,逃伴小刁還被其中一場戲感動到,特殊化妝也是屬於高成本的那種。就大型遊戲來說,品質應該是業界翹楚,售價也沒超過目前大型遊戲的收費標準,誠心推薦前往體驗遊玩。

  購票網頁

  六人套票 11940 元(不分售),使用優惠碼可折抵六百六十元,四月十八號前有效,要買要快喔!

  優惠碼:ZombieMoon
  (於結帳畫面選擇行銷活動與其他優惠。)
屍蹤報導遊戲現場物件
(這就是所謂的票房長(ㄓㄤˇ)紅嗎?)

遊戲預告:
  

  遊戲名稱: 屍蹤報導 。
  遊戲類型:大型實境遊戲
  遊戲廠商:夢遊王國 | 粉絲團
  購票廠商:口袋售票
  推薦評語:現階段設計的最好的大型實境遊戲。
  取得成績:距離滿版報紙還差了三個新聞。
  參與人員沐恩,海美人,小刁,刁哥,泰勒,小菲。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