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I don’t want to be played by game!-奪命鎖鏈

 45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團隊合照)

  一片漆黑中,只有腿上鎖鏈的冰冷觸感異常清晰。

  周圍隱約傳來鏈身在地上拖行的聲音。

  是同伴?

  還是從地府信步而來的陰差,正徘徊等待……

  跟逃伴經歷兩場遊戲後,我覺得可以讓他們更深入了解實境娛樂的生態,於是爬文寫了幾個比較知名遊戲的介紹(註一),然後在文末放了一個問卷,想大略掌握他們的意願,照我原本的規劃,是去魔鏡謎城之類的地方賺些經驗值,等跑完所有公認的新手村,再朝進階遊戲邁進,結果……

  「奪命鎖鏈!」  「奪命鎖鏈!」

      「奪命鎖鏈!」

  「奪命鎖鏈!」    「奪命鎖鏈!」

  只有一位含蓄的表示主揪決定就好,其他清一色對奪命鎖鏈情有獨鍾,我傻眼的看著google表單的統計結果,煩惱要不要這樣跳級,先玩奪命鎖鏈絕對會讓我的獨孤求敗育成計畫破功,幾經思索,還是點開了笨蛋工作室的購票網頁,付款時,我彷彿聽見信用卡在低喃著:

  「你們真的明白將要踏入的,是什麼樣的深淵嗎?」

  (大門不好找,請認明此標章。)
  當天遊戲時間是晚上六點,還有一位逃伴沒到,在現場的都被突然的大雨淋成微濕,小杜和教官瀏覽貼著大量拍立得的紅色牆面,鍋貼在廁所,而之前每次約每次病倒沒來的伊蓉,這次總算順利加入,因為對這樣的場合有點陌生,稍稍手足無措的縮在座位裡,刁哥跟一直被簡稱為刁哥的朋友導致外號快變成黑刁哥的小豪正打電話聯絡小刁,她過沒多久也到了,坐定後掏出一包洋芋片大嚼了起來。

  「這是我的晚餐。」察覺到眾人的目光,小刁抬頭又吃了幾片。

  「先不要吃,等會請工作人員放在妳前面一點,這樣就可以增加開鎖速度了。」我邊說邊做出死命伸手的動作,趁大家笑的時候,趕緊說明這個遊戲的流程,一開始玩家會被分別鎖在不同的位置,要解開腳上的鎖鍊才能進行下一步,然後提醒大家這個遊戲的難度較高,脫出率才十四啪,要全力應對,當然我沒漏掉最重要的部分:「有一個位置叫做桌腳,待會不管誰被鎖在那裡,請不要放棄希望,也不要忘記你對逃脫遊戲的熱情還有愛……」

  這段話讓正走過來的主持人也無言了一下,好奇的問大家是不是做過功課了,不料眾人都給與否定的回答,並且表示跟逃脫遊戲一點都不熟,他的表情有點意外。

  「喔,因為我都把資料保密的很好,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所有的事情。」身為主揪,我有義務確認遊戲好不好玩,所以在成行前都會大量爬文,對於玩家來說已經是知道太多的等級,好在我也有自豪的超級記憶喪失力,遊戲進行當下幾乎跟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一樣,頂多在事件發生時隱約想起好像有這麼回事。主持人點點頭,開始完整地介紹故事背景,這是一個『崇洋媚外』的家庭(明明是台灣人卻取英文名子)發生滅門血案,最後以爸爸殺了全家後自殺結案,但是某個『崇洋媚外』的檢查官(理由同上)覺得事有蹊蹺,回到命案現場重啟調查,然後就失蹤了。

  「你們是這位檢察官的部下,在長官失蹤後過來調查,結果遭不明人士擊暈,醒來後發現人被鐵鍊鎖住,你們的目標就是活著逃出去。」主持人唱作俱佳的幫我們融入劇情。

  「那個檢察官是我們的上司.……不用去救他嗎?」小刁問完又喀嚓了一口洋芋片。

  「不用!」主持人果斷的回答。

  「這個上司一定很僱人怨。」正在進入角色的我默默把這條加進設定裡

  「可是我們是為了找失蹤的檢察官才進去搜索的.……」

  「他已經死了!」

  緊張感先生,你還活著嗎?在小刁追根究柢的追問中,大夥情緒續越來越歡樂,還逼得主持人暴雷,他緩口氣似乎想要一舉把我們帶回原本命懸一線的氣氛中。

  「那不用帶他的屍體出去嗎?」但小刁先手一步,把緊張感跟主持人完全擊沉。

  「不用!」我好像聽見這句話隱隱帶著哭腔。

  不小心劇透檢察官下場的主持人好不容易說服堅持死要全屍的小刁,繼續往下說明注意事項,話題繞啊繞又繞到桌腳上面去了,主持人說那題公認最難,我們可以推舉團隊裡最聰明的人鎖在那邊,語畢,大家不約而同看向教官。

  「你們都看我幹啥啦!」

  「我們在想你是多麼幸運的家伙,絕對不會被選上。」

  最後我們還是把命運交給上帝,畢竟本團只互相吐槽教官,不互相陷害,話雖如此,我已經隱約察覺到那個『幸運兒』會是誰了,主持人分發眼罩讓我們戴上,接著一個一個扶到定點坐下,我在移動時非常緊張,深怕不小心跌倒,把帶我前進的人壓死,讓這裡變成名副其實的案發現場,我的戰戰兢兢直到安全坐下才解緩,領我進來的人蹲下開始處理鎖鏈,啪啦啦地弄了好一會,就在我開始納悶為什麼要那麼久時:

  「 那個……因為你的腿太粗了,鎖在手上可以嗎?」

  「嗚!」

  自從在Miss G的戰報上看到有人因為手太細鎖不起來,就知道總有一天相反的狀況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含淚表示只要能鎖上鎖哪裡都可以,最後就以手跟別人腿一樣粗的狀態開始遊戲。在主持人的口令下,大家摘掉眼罩,房間被濃郁的黑暗佔據,我的右手邊有微弱的綠光傳來,是兩個很小的螢光環,安靜的躺在『The 桌腳』的桌面上。我一邊感慨『果然是我啊』一邊確認房間裡的成員,鍋貼、依蓉都回應了我的詢問,看來教會組的都在這,可以開始禱告了,小豪也在這個房間裡,跟我鎖在同一面牆邊,雖然都在書桌旁,但出於某種直覺,我不認為他是桌腳的受害者。

  小豪拿起螢光環四處打量,亮度很低,不過在這樣的環境勉強派得上用場,他利用微光找到手電筒,再用手電筒協助依蓉解開燈謎(無誤),讓房間回復明亮,這時大家才看到了更多的細節,房間只有少量的傢俱,是個空曠異常的臥室,牆壁漆滿深桃紅色,讓人懷疑主人的品味,各種形式的線索佈滿在各處。因為鎖鍊的關係,每個人的移動範圍有限,都只能在各自的區域探索,我是最輕鬆的,因為鎖在手上,移動距離大約減少了邊長減邊長乘口賽係塔,走兩步就可以收工,主持人看到,就暫時幫我分開手環與鎖鍊,調整鍊子。

(照片取自NiceDay)

  『或得特殊能力,幽靈步行,雖然名義上還是被鎖著,但是你可以自由移動。』關掉腦袋裡莫名的提示音,我其實不敢跑遠,半放空的望著其他人,鍋貼盯著牆上最明顯的一條線索,那一看就知道是屬於他的專門領域,小豪在書桌裡到處淘寶,找出很多奇怪的東西。讓我感到有點意外是,依蓉似乎還不太清楚要幹什麼,呆呆的和我對望,她是一個不費吹灰之力就從經濟領域跨考到資工領域的研究生,學習速度很快,人非常聰明,不過從進來開始,就一直處於徬徨狀態,第一次就玩奪命鎖鏈果然會造成文化衝擊,看來她還沒辦法這麼快發揮正常水準。我看鐵鍊弄的差不多了,演出『正要跑去擺顯就被抓回去』的搞笑段子試著娛樂主持人,他離開前遞了一條線索給我。

  「你剛剛的位置不太容易注意到,這邊有一個線索喔。」看著主持人貼心的笑容,我實在不好意思告訴他,其實很早就看到了,只是在等最帥的偶然發現時機。我回到定位,就聽到小豪抓著剛翻出沒多久的削鉛筆機自言自語的問這到底是幹嘛用的。

  「不是把關主的手指塞進去,轉它,然後逼問所有的密碼嗎?」實境遊戲之所以有趣,就是因為破關的途徑有時不限於遊戲的設定嘛。

  「可以啊,」聽到我這樣講,主持人從容地表示:「只要你能抓到我的話。」我抬手,看著已經被加長的鎖鍊嘆口氣,要是早兩秒找出就好了。

  相較於這邊的滯礙,另一組開場還不錯,教官暴力破解了小刁的密碼,在那邊搜刮的差不多之後,小刁就開門過來:「這些是那邊沒用到的線索」她帶著一疊紙,隨手放在我差一點才能拿到的地方,轉身就走,留下我拼命伸長手臂去抓……等等!這是在報復洋芋片的事嗎?雖然他們初戰告捷,但是也很快的陷入瓶頸,一時間再沒人解開鎖鍊,只有小刁兩邊來來去去,傳遞物件,大家開始焦躁了起來,教官突然大喊:「這個布偶上有字!或許是線索,姆,姆,M……啊!幫我看一下!」,刁哥連忙接過,仔細一瞧,只見上面寫著:

  Made in china.

  「教官!」小杜抄起手邊的椅子想砸過去,但考慮到這是人家的道具,教官後面又是一大片玻璃,只好作罷。

  在主持人不斷的報時中,還是漸漸有了斬獲,不少人重獲自由,解開束縛的人似乎比較冷靜一點,也開始回復工程師的解謎風範,有道題目結構上存在兩條末端綁著夾子的線,垂在一面塗鴉前,看起來是要夾什麼東西上去,旁邊附著的提示,被華麗的無視了,小刁使出工程第一式,AB Test,把所有可以夾的東西都夾上去,她跑到我們這邊,拿走一開使用來照明的螢光環,當時我不知道她要幹嘛,還默默想著,原來那東西有別的用途啊,這遊戲真是深奧。小刁嘗試未果,小杜使出工程第二式,功能性觀察,找出『看起來就是要被夾』的物件放上,接著又取巧地半暴力破解了那題。

  打開鎖的人越來越多,最後只剩下我跟依蓉還在相對苦笑,她身邊有一條繩索,應該是故事裡父親用來自殺的那條,她伸手去拉,作勢也要上吊,才剛拉動上方就傳出危險的聲響,我瞇著眼睛望過去,繩子固定在一條橫越房間天花板的粗水管上 ,嘎唧聲越來越大,話說這裏好像是地下室……

(照片取自NiceDay)

  「等一下!依蓉!那是汙水管!」我連忙阻止,要是把那個扯斷了,這裡就會立刻變成另一個嶄新的密室主題:屎水過多。

  依蓉瞪大眼睛,默默地放開手,看上去有些失落,還好在鍋貼的協助下,總算脫出,開開心心的跑到隔壁去了,在這個過程中,我依然腦補『那根水管怎麼撐的住成年男性的體重,莫非爸爸其實是被糞給嗆死』之類的裏設定浪費時間,但是在進度壓力下,已經無法再逃避,必須去面對魔王,去面對桌腳。

(圖為妹妹在某地拍攝的屎魔法陣,污水管斷掉就會變成這樣,至於怎麼拍到這張照片的,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絕對不是我們正在規劃屎水過多密室的場地。)

  「你們該做的事都做完啦,真的沒有看到嗎?」主持人不解的問,小豪為了救我,做了諸多嘗試,我跟他都隱約覺得,線索應該已經聚齊,就差臨門一腳,為了釐清,我開始整理手上的線索,剛剛小刁帶來的其實是一疊日記,我把它按照時間排列,赫然發現……這傢伙一年才寫一篇日記,到底是有多懶啊!小豪眼看找不到突破點,決定先退走,換小杜接手,他在這場遊戲裡解開最多題目,一路救人救己,我跟他也認識十幾年了,很了解他的能耐,於是放鬆的癱在地上看表演。

  「喂!你好歹也幫忙一下吧。」雖然對於我事不關己的態度感到埋怨,但小杜還是用比鹹蛋超人打爆怪獸更快的時間找出密碼。這些謎題就是兇手留下的挑戰,解的開就活,解不開就死,整個場地只有一個出口,被密碼深鎖著,當眾人都回復自由之時,就是準備逃出的前奏,所以隨著我的鐵鍊啷噹落下,遊戲也接近尾聲。



  到達隔壁房間時,已經在解出口密碼鎖了,一群人圍著房間中央的茶几,不知道在研究什麼,我撇見旁邊有套沙發,於是我就用坐墊開始堆起堡壘,一如小時候那樣,我想等我弄完他們應該也解開了,可是我的堡壘都垮掉三次了,那邊還是沒反應,連我都好奇的湊了過去,才走近,就聽到另外一位較高大的工作人員講了一句話。因為高個關主的語氣一直很兇,所以我們也搞不清楚到底他是在給我們提示,還是我們又觸犯了什麼規定在糾正,幫我調整鐵鍊的那位看我們在發楞,連忙重複一次。

  <有雷注意>

點擊觀看隱藏內容

  
  順著提示的方向解出一組密碼,鍵入後門應聲而開,大家興奮不已,原地拍掌歡呼了起來……包括一開始就知道後面還有關卡的我!超級記憶喪失力我恨你!歡呼聲持續了三十多秒,工作人員眼看沒有人有要拉開門的意思,忍不住告訴我們還沒結束,逃伴門大驚失色地衝進門後的小房間,時間只剩下三分鐘,只好孤注一擲地隨便選了一個答案,帕斯卡跟費馬並沒有微笑,我們慘敗於犯人的最後一手。
  

  明明工作人員好心提示了,但是因為一個疏忽,還是沒有逃脫成功,大夥兒都很懊悔,普遍表示要是在多個幾分鐘就好了。我自己是覺得大家表現的很不錯了,奪命鎖鏈謎題和線索的連結比較抽象,並不是完全明確的邏輯關係,對工程師來說解起來沒那麼直觀,加上大家的經驗還不夠豐富,這次又有純新手,才會在僅差一點的地方飲恨。


  (照片取自NiceDay)

  這個工作室會在遊戲結束後,幫玩家照一張拍立得貼在牆上(快貼滿了,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處理。),我們拍的時候發生了不少狀況,一會兒閃光燈沒電(看他們翻箱倒櫃找電池,我還在想這是不是逃脫工作室的習慣,東西都藏很隱密。),一會兒沒底片,在我們第三次擺好姿勢時(拿鎖鏈道具的人已經換了三次了!),又拍出國防布(底片第一張黑色塑膠片),我一直盧讓我們貼那張上去,以彰顯隊伍即使失敗了依舊尊榮不凡,但最後還是被拒絕了,至少我們拿到了別的玩家都沒有的特殊道具。


(我還是有附上隊伍照!只是糊了。)

  在照片上我們寫下了剛定出的隊伍名Try & Err,這名字也是我們隊伍組成的寫照,Try表示我們,然後Err表示教官,如果教官沒來的話,我們就是Try隊。臨走之前,有人注意到牆上排行榜弟一名只用三十分左右的時間就成功逃出,工作人員一臉崇敬的說那隊伍裡有個女生,總計已經玩了上百場的逃脫遊戲了,我也順勢稍微介紹了逃脫五巨頭的事,不過逃伴們的經驗還不到可以理解什麼是『拆拆技』、『隊長技』、『通靈』的程度,所以沒有講的很深入,不過他們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因為我們總有一天也會踏入那樣的領域。

  遊戲名稱:奪命鎖鏈。
  遊戲類型:實境逃脫遊戲。
  遊戲廠商:笨蛋工作室。
  購票廠商:NiceDay。(單人550元、八人包場價5000元。)
  推薦指數:7.7(滿分十分)。
  取得成績:逃脫失敗。
  參與人員:沐恩、伊蓉、小刁、小杜、刁哥、小豪、鍋貼、教官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