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羞恥滿點的鬼屋之旅 神秘的八把鑰匙 冬季特別篇

4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香濃的咖哩澄黃欲滴,剛烤好的餅散發金黃色誘人香氣,不慎散落的芝麻正惹你用指尖挑逗,砌成金字塔型的薑黃飯聲聲呼喚你。
 
  湯勺從銅鍋裡撈出一瓢,正欲送到嘴邊,你赫然發現……
 
  你穿越了,來到三百年前,不像別人那樣穿進宮廷大苑,榮華富貴,你穿的地方陰風慘慘,魅影悽悽,好在你知道怎麼穿回去,你堅強的隊友也都在身邊,現在動起來,準備回到未來!
 
  去吃咖哩!


  我糾團都會寫個簡單的文案,滿足一下寫字的慾望(後來聽說逃伴都會自動跳過Orz),這次我才把糾鬼屋的文案傳出去,立刻遭網友吐槽『鬼屋的存在感何在……』。沒辦法,原本會糾這家就是因為看到對面的咖哩在賣團購卷,不是說這遊戲不好玩,是因為它是鬼屋類型,謎題幾乎算是讓你在被鬼驚嚇之餘有東西可以分心的(誤),我個人很樂意去逛逛,但我身後那群無謎不歡的逃伴就不知道了,所以在看到咖哩店的消息,立馬用吃咖哩玩鬼屋的名義糾團。(順帶一提後來發現團購卷只能平日用所以沒買,再順帶一提,那位吐槽我的網友貓茶,看到遊戲海報後也被吸引來參加了。)

  鬼屋遊戲外加地段好,生意其實很不錯,我跟小杜還有教官一大早從桃園出發,營業時間前就在門口卡位,結果不過去廁所晃了一圈,回來就從第一組變成第五組了(剛剛明明什麼都沒有的,這些人是憑空冒出來的嗎?),等到阿冥帶著朋友Milie還有本團唯一女性貓茶到達時,等候區已經坐滿一半了。大概是我們渾身散發高級玩家的氣息(欸?不是有一半新手嗎?),工作人員再三跑來強調他們是鬼屋,謎題很少,並且反覆提醒遊戲規則,當有第三個人過來問我們清不清楚規則時,我忍不住直接覆誦。

  「鬼可以毆打你,你不可以毆打鬼。」

  「只要你有錢,場地裡任何東西都可以破壞。」

  「同上,只要你有錢,你在裡面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聽到如此精闢的理解,工作人員不禁內牛滿面,默默地退開了。

  「其實就某個角度來說,你說的沒有錯。」小杜語重心長的說。

  沒有鬼的時光總是特別短暫,很快就輪到我們了,推開門,詭異的氣息悄悄攀了上來,地面鋪滿了稻稈(或是麥稈?),有種古樸的香氣,在經過幾棵枯樹時,也隱約聞到類似乾燥桑葉的味道,老實說,這理應充斥腐爛死亡氣息的地方,空氣意外的好聞。穿過緩衝用的廣場,我跟教官一左一右把手搭上深處的對開木門,輕輕一推,在那宛如慢動作退去的門板後,開始了這場滿懷羞愧的靈幻之旅。

  對,滿懷羞愧,我們幾乎從頭到尾在跟鬼道歉。

  除了貓茶是真的被嚇到不停對不起外,其他人都是因為不停耍呆而道歉,進入第一個房間,就有一隻青面獠牙的惡鬼,提著一把大剁骨刀,嘶吼著向我們衝來,大夥被逼著四散(據說阿冥在此時做了一個雙腿岔開弓步,手臂斜擺在身體兩側,手肘屈起使拳頭與肩同高名為岸田梅露的姿勢對抗,不過我沒看到)。進場前的教學告訴我們,得在房間裡找出鑰匙或是令牌才能打開通往下一間的門,於是逃伴們開始在鬼的騷擾中努力尋找目標。十分鐘過去,我們還在這裡,原本撞來撞去的鬼很貼心的跑去角落,除了用吼聲製造氣氛以外沒有再吵我們,到後面甚至邊吼邊用刀指方向,但我們依然很不受教的一頭霧水。

  「教官你的尋物雷達呢!」很瞭解團員能力的我半是嗆聲半是埋怨的叫道。

  「我不知道耶,好像今天都打不開。」他看上去真的是一點感應都沒有,不,等等,所以你真的有那種東西啊。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鬼遮眼,因為遲無進展已經開始胡思亂想的我,在摸索靠在牆邊的假人模型時不小心打翻了,假人攔腰截斷,上面哩哩摳摳的玩意掉了滿地,原本幾乎被遺忘的鬼突然叫出聲,不過比起之前的吼叫,聲音變得近似嗚咽,他一個箭步衝到牆邊,用手上的刀猛砍,我們才發現令牌以非常明顯的方式掛在他砍的地方附近。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低著頭,抱著滿滿的歉意鑽進下一個房間。

  下一關是地牢,正方型空間的對角線做成通道,兩旁都有竹子材質的牢籠,在黑暗中可以隱約看見有影子在裡頭虎視眈眈的晃動,當我們開始接近,人影就靠向走道,隔著籠欄瞪視我們。我率先走過,一路平安,正當我想著『不過如此』時,其他人走通道就遭受快速爬出來的鬼抓扯腿部……體重破三位的我不難想像我為什麼會沒事,這是赤裸裸的歧視啊。

  小杜跟教官都被撲倒在前的鬼阻擋去路,前者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應對,後者則很想直接踩下去。當大家都到門邊,發現這關是解謎開門,因為題目很簡單,又是我擅長的Quiz(在海賊遊戲時也是題目還沒唸完就給她搶答),瞄一眼答案就出來了,但是阿冥他們要輸入時燈光突然全暗,這種節奏被打斷的感覺讓我有點煩躁。

  下一間的地點非常奇怪,是皇帝寢宮,通常這種地方比較常出現在清宮劇而不是鬼片裡,撇開這個不談,到底為什麼地牢有可以直通寢宮的通道也讓我們在開始前就討論許久。房間裡有鬼兩隻,分別穿著龍袍與婢女服,還有一個同樣穿著龍袍的假人立在角落,小杜探索這間的時候,鬼總是慢他一步冒出來,所以他一直聽到有怪聲卻什麼也沒看見而疑惑不已。

  我們在這又經歷新一輪的『目揪淸明』,大家東翻西找毫無展獲,期間鬼很盡責的一直發出奇怪的叫聲,小杜覺得那可能是在模仿京戲的唱聲,阿冥形容『與其說可怕,不如說有點可愛』,不過因為毫無間斷又一直反覆,在遲遲找不到鑰匙的情況下有點煩,所以我忍不住丟垃圾話過去。

  「噫呀~噫呀~噫呀~噫呀~」

  「她想吃圓仔啦,誰幫她準備一下。」

  「噫……」鬼的叫聲卡殼,似乎在忍笑,幾個深呼吸外加吞口水後才繼續,不知為何後來的喊聲更像『圓仔』了。

  我們翻到了一卷聖旨,上面寫著『聖旨到,還不跪下領旨。』,大家立馬腦捕鑰匙藏在跪下才看到的地方,所以或跪或蹲都低了下去,只有我仍然站著。鬼突然直直向我指過來,責備似的喊了兩聲,我當然立馬意會:『喔,鑰匙在我後面』,接著反身去找。

  跪了一段時間沒有發現,大家又站了起來,四處翻看,我看見Mile依舊直挺挺的跪在鬼旁邊,一動也不動,我整個房間繞了一圈(本來還想鑽進那張有帳幕環繞的古式木床,但想想還是作罷),回來他還是跪在那裡。

  「你為什麼不動啊?」

  「我很想趴下去找,但我怕被說是性騷擾。」Mile木訥的說。

  「你是有什麼心裡陰影嗎……」

  後來我翻到第二卷聖旨,上面寫著『看屁!快找鑰匙。』,我唸完後就跑去翻假人的屁屁,而小杜聽完內容後,視線剛好對到龍袍鬼坐在椅子上的屁股。

  「不會吧……」

  還好他沒去試。

  因為還是沒進展,大家決定再跪一次看看,所以除了我以外的人又低了下去,鬼也立刻再次伸手向我指過來,我當然又馬上意會:『喔,鑰匙在我後面!欸?怎麼位置跟剛剛不一樣?算了,不管啦』,反身去找。

  其實我內心深處是知道的,官方粉絲團上就有一張照片暗示這個房間要全體對鬼皇帝下跪,我想她看到大家每次都各自跪不同方嚮應該也很無奈。至於我,我不可能跪的,胖子很愛惜他的半月板軟骨,何況我的錢都拿去買逃脫票了,沒辦法買維骨力。

  最後連鬼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把鑰匙扔給我們,我們才邊道歉邊退出房間,鬼似乎有點意猶未盡的朝我們扔垃圾,全部黏在貓茶頭上了。附帶一提我們離開後,Mile還跪在那裡,被鬼提醒才發現同伴走光。

  下一間乍看之下不太確定主題是啥,沒什麼特徵,也沒有鬼,接著燈光一滅,再亮起來時,忽然有鬼憑空出現在逃伴之間,只不過……看著那隻戴高帽才勉強碰到逃伴胸口的小殭屍夾在兩個壯漢中間(阿冥跟Mile),有一瞬間我真的猶豫不知道該幫誰。

  回想傳單內容,這裡應該是江西趕屍莊,一大一小的殭屍賣力跳來跳去,小的那隻長得很可愛,Qt值高到可以穿透死人妝跑出,由女孩子扮演,另一隻就是男的。男殭屍高速朝小杜跳去,接近時毫不減速,讓小杜擔心自己避開會不會害他弄壁,小殭屍也朝我蹦來,因為這一路上我有點乏鬼問津,所以興奮地緊握扶手站穩踏間,準備迎嚇,然後她就從我身邊擦過往後面跳去了……

  到了這關我們依然沒有把蛤仔從眼睛上拿下來,肩負『資產活化』重任的鬼又開始提示我們,小殭屍努力伸直她僵直的雙臂,四十五度角斜斜上指,小杜順著她的指引瞪著空無一物的牆面好一會,久到鬼捨棄了身為殭屍的尊嚴,改伸出兩根食指指向,小杜才終於在高於他通常視線的地方看到令牌,如負釋重地舉手去取。

  「……搆,搆不到……」

  事後小杜很嚴肅的跟我討論,主辦單位規劃的不夠周延,沒有考慮到全隊身高不足的情況。

  好在那種狀況沒有發生在我們身上,換一個人就輕鬆拿到了,不知道鬼有彼此通風報信還是怎樣,這次提示來的很早,我們順利往下一間走,可能殭屍覺得自己怠工,在我們臨走前使出渾身解數來『互動』 。我位於隊伍的末端,在門口排隊等著要進去,因為我的身體很大,看起來就像停在門口不動。忽然背後被突了一下,想來是小殭屍看我停在這,就從後面跳起用平舉的手掌戳我,因為還沒辦法動,我就不理會繼續等待,小殭屍又突了幾次,見我還是沒反應,就開始瘋狂亂突。

  我肩胛骨的僵硬就這樣慢慢鬆開了。

  也被突過阿冥跟我一致認為,這邊如果開一家殭屍按摩,生意一定更火。小殭屍的回合還沒結束,我好不容易穿過門口,貓茶也正要跟進,卻被小殭屍緊緊抓住不放,頭跟眼被完全遮住,礙於不能碰鬼的規則,我也幫不上忙,只好在一旁默默的欣賞……我是說焦急,不過妳到底是要人走還是不要人走,搞的我好亂啊。

  才想說總算有一間不是邊道歉邊離開,結果不是不道,是時候未到。

  這關預設沒有鬼,只有一條廊道,佈置成恍若山中,在廊道的左手邊有竹搭的小屋,入口看進去儘是昏暗。其實這關的鑰匙和一組鈴鐺繫在一起,早就光明正大的掛在必經之路上,結果教官、阿冥還有Mile直接無視走了過去。小杜只注意到鈴鐺,手癢抓來搖晃把玩,我聽到聲音才轉頭去看,所以主觀意識也認為那只是鈴鐺,至於貓茶,在聽到響聲時整個人縮了一下,戰戰兢兢地轉頭問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音。小杜說他那時有點瞭解鬼的心情了,所以忍不住多搖了兩下,希望這不是貓茶從此之後再也沒應邀的原因。

  我們一直找不到鑰匙讓上一關的鬼跑進來提示然後跟她道歉?不,事情沒有這麼單純。折回來的教官一眼就發現小杜在玩的東西就是鑰匙,從他手中奪了過來,接著有兩扇門映入教官眼簾,寫著生人勿近的鐵門與竹屋內部的木門,開始前工作人員有說明過,遊戲內只有鐵門才是可以通行的門(指需要用鑰匙開的部份),我把腦中的叮嚀復誦給教官聽,他還是一路不回頭地硬要跑去開木門,受到影響,阿冥與Mile也歡樂地跟進去。

  小殭屍突然風風火火地衝進來,用身體卡著竹屋入口,把阿冥跟Mile擠出來,確認他們不會輕舉妄動後,立刻衝進屋內阻止教官。深山裡,夜風徐徐,清脆的鈴聲在耳畔輕襬,嬌小女殭屍跟教官在竹屋里拉拉扯扯,外邊有一排的人在圍觀,此情此景簡直賞心悅目。最後教官被牽著手出來,活像走失的小孩,我們拚命道歉,回到遊戲的正軌。

  下一關只有我道歉,應該說,只有我看見整個事件的始末,房間的格局是,入口有一條直通出口的走道,在大約一半的地方有個往內的空間,有可以開啟門的機關,在剛進去時教官看見一隻鬼躲到機關後面,因此操作完立刻轉身離開,稍遠一點的小杜有瞄到白色影子快速晃出來,以為只是道具跟在教官後面走了,後面的人看見門已經開了,就直接走向出口,完全沒注意那邊。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我,向那個明明有人操作教機關,彈出來卻沒看到任何人而楞住,維持嚇人姿勢僵在那裡的鬼,默默地說了聲抱歉。

  剩下三關就比較好一點,不過是在被嚇之前指出鬼的位置,逼著人家即刻跳出,暴力破解鎖上的門跳關(小杜:就隨便一拉就開了……),抱怨最後一關什麼事都沒發生(我想可能是因為上一關跳關,讓鬼沒反應過來),因為進來後就處處是羞恥,我們非常渴求早點離開這個空間,這份急迫讓在出口等待的工作人員頻頻尋問我們是不是很害怕,大家組織了一會,還是沒辦法把這份獨特心情傳達出來,我們不想面對的不是鬼,而是拚命做蠢事的自己。

  逃伴們事後討論應該是大家太習慣去找藏起來的東西,道具光明磊落擺在外面反而成為意識的盲點,大家也覺得這種純粹鬼屋,偶爾來逛一次還不錯,至於我,這種的可以以寫得事件比較多,還蠻開心的。另外今天剛好廠商在辦活動,我們拿到六人滿團獎勵,金幣巧克力,每人還有一次抽獎機會,不過全員槓龜。

  「嗯……我看你們應該很常玩這個,這樣好了,我直接送你們一張絕對零度的遊戲招待卷吧。」工作人員人非常好,但是在聽到遊戲廠商之後,我們幾個遊戲齡比較長的立刻猛搖頭,出言婉拒。

  「為什麼?」工作人員顯得有點詫異。

  「因為他們那邊比你們這裡還恐怖啊……」

  成功回到現代的我們如願以償的吃到咖哩,八鑰匙的票在這邊還有優惠,吃起來更香,印度隊長的烤餅跟薑黃飯都非常棒,份量也很足,烤餅口感不軟不硬,毫不油膩,微微偏乾的質地與咖哩醬很搭調。金色的薑黃飯則是砌成金字塔型,粒粒分明,視覺與美味兼具,最重要的咖哩醬當然也是純厚道地,可以自由選擇辣度,在重金環伺的天龍國顯得十分實惠。

  大家都吃的很高興,教官對小杜點的大辣咖哩很有興趣,分了一點來嚐(至於我的特辣他似乎不太敢碰),吃完後一臉呆笑吐出驚人之語: 「小杜吃起來越吃越辣。」

  本來很熱絡的現場陷入沉默……

  「這句話斷句的方法不太對,所以意思怪怪的…… 」阿冥把逗號前後調整位置,想要創造正確的詞義。

  「不不不,這不加字不行吧,」我逕自說出改良後的句子:「小杜的醬吃起來越吃越辣。」

  「聽起來更怪…… 」

  「這對話已經歪到正不回來了。」貓茶幽幽的說。

  明明很正常好嗎。

  從剛剛開始就露出苦惱表情努力糾結的教官大叫出聲:「小杜吃剩下來的醬越吃越辣啦!」

  「這已經變成別的意思了,人家好心分給你吃怎麼變成吃剩下來再塞給你了。」我沒好氣的說。

  反正就是這樣的愉快餐會,八把鑰匙似乎還會駐點在五鐵秋葉原一段時間,不知道票根是否還有周邊餐廳的優惠,如果有的話,這種鬼屋後享用咖哩的行程還蠻值得一試的。

  遊戲名稱:神秘的八把鑰匙-冬季特別版。
  遊戲類型:實境鬼屋遊戲。
  遊戲廠商:King House。
  購票廠商:現場購票。
  推薦指數:7.6(含品嚐咖哩)(滿分十分)。
  取得成績:成功。
  參與人員:小杜、教官、幻劍冥、Mile、沐恩、海美人。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