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個書包 – 刊登於 20120603 聯合副刊

 16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三個書包

三個書包 – 刊登於 20120603 聯合副刊
  這是我唯一一篇擠進報紙副刊(一個職業作家大亂鬥的版面,一般業餘人士基本很難在這邊刊文章)的文章,當時是吃飯剛好看到墊在下面的報紙上的徵文訊息,再一看截稿日是隔天。因為題目是寫「我的書包」,對書包沒什麼特別打理的我,就想說,不然來寫我背很多書包好了。本來只想練習一下徵文寫作,所以只花了四十分鐘構思加撰寫,就投稿出去。

  沒想到入選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

  好不容易等到評語(目前網路上能找到的殘留在此),看完後我更疑惑了,因為感覺評審選我原因是,因為他背很多書包……

  後來不知道什麼緣故,這篇我一直沒有貼到網路上來,直到前一陣子在臉書的貼文提醒看到,想說是該讓它出來見見世面了(?),於是稍微修了一下後貼出(那時為了砍進限制字數,其實沒有很通順)。



正文:

  我的書包一直都挺普通的,既無雕欄玉砌(用立可白刻出的遊龍從內裡騰霧而上,片鱗清晰可辨,符合透視法的由遠處蜿蜒而至,瞠目裂口,五爪力張。我一直沒問書包主人為什麼不畫上眼睛,我好怕他回答畫了以後龍就飛走了);也非內隱乾坤(看起來是縫線的地方原來是開口,暗袋至少有四五個,這不去當情報人員真是太可惜了)。

  就是這樣普普通通,連反光條都不敢拆下來,在學校爭奇鬥豔書包大戰中,明顯處於劣勢。不過,我自有另一項利器,既然質不如人,那就以量取勝吧。

  我高中時總是背著三個書包。
三個書包插圖
(插圖由繪圖 AI Disco Diffusion 繪製。)

  那時我就讀三峽某座住校高中,寢室私人空間小的可憐,我實在不想把課本跟濕毛巾放在一起發霉,乾脆全扔在身上,省事。學校配給的袋子裝著所有的課本,一個行李袋塞滿參考書跟講義,那還有一個袋子裝滿了什麼?

  裝滿了我從圖書館借出來的書。

  不論是在回家車程上的漫長等待,還是偶而在晚自習時跟老師大鬥法,書本對我來說是必要的,能夠從這個封閉的空間裡跳脫,能夠掌握自己的節奏。

  這樣大量而瘋狂的藏書,看書是那段日子最磨人的享受,直到我離開高中搬回家住,書包就縮減只剩一個。但是,偶而偶而,我還是會踏進圖書館,用壓在身上的重量,懷念。

  研究證實,歡笑可以延壽,換言之,讓你捧腹不已的我的文章可以延壽,建議多看。歡迎透過側欄粉絲團或下方作者介紹欄按鈕訂閱,好文章不漏接,期待繼續與您以文相會。

#聯合副刊 #散文 #徵文 #我的書包 #課外閱讀 #寫作 #DiscoDiffusion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