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鬼啊鬼啊,多少恐懼假汝之名-鬼新娘

 212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

  實境遊戲鬼新娘海報

  開始揪團的時候,我無比希望笨蛋工作室可以改一下遊戲的名字。

  「要不要去玩鬼新娘?」

  「不要,我會怕!」

  「它不是恐怖的啦。」

  「不要,我會怕!」

  「不會有鬼突然跳出來嚇你。」

  「不要,我會怕。」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這樣的對話層出不窮,我都想偷偷把名子換成:搞鬼新娘,或是玫王鬼新娘之類的,可是大家都不上當,最後還是只能一個一個努力問。

  「要不要玩密室逃脫?」

  「不要,我會怕!」

  「保證不恐怖。」

  「不要,我會怕!」

  「真的不會有鬼突然跳出來嚇你。」

  「不要,我會怕。」

  「你真的有在聽我說話嗎?」

  「我是說怕新冠肺炎。」

  「喔,好吧。」

  即使狀況這麼嚴峻,我還是發揮了百分之兩百的主揪力,把團湊到幾乎全滿,結果無比後悔,奉勸要去玩的人千萬不要這樣做。

  不然你會跟我一樣覺得很無聊。

(圖片取自Niceday)

  鬼新娘的遊戲場地沒有設立照明,玩家只能透過小天使準備的提燈來觀察,但是提燈只有三個,就算玩家盡量成團,還是有擠不進亮光圈的人百般無聊在一邊發呆,這對兩種玩家很傷,一種是遊玩態度比較隨興的,這邊晃晃那邊摸摸,看到有人卡住就飄過去幫忙,另一種是像我這種樂趣來自於紀錄逃伴一舉一動的,沒燈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想觀察也只會得到下面的互喊。

  「燈來一下!」

  「這裡要燈!」

  「燈來!」

  「我這邊還沒解出來啦!」

  我覺得沒燈這件事不僅影響解謎,連帶影響了沉浸感,因為看不見任何細節,鬼屋像是打了馬賽克,也難怪每個人都說不恐怖了。而鬼新娘主打的空間變換我是有見識到,確實很厲害,如果我是室內設計師或遊戲業者的話可能會驚嘆這種可以把完整的遊戲塞進這麼小空間的設計,但以玩家的觀點,我只覺得在什麼都看不到的地方猛打轉,由於視線不佳,看不清格局的變化,只能用「理解」的方式來感受這種變換的高明之處,加上成功變換的前提是要確實推動布景,所以每解開一關就會看到小天使跳出來,奮力地推牆壁,讓沉浸感再次大打折扣。(原來是倉庫番啊,我還以為是鬼屋呢。)



  解謎的部分,嚴格來說不算複雜,大多是觀察找線索就能得出答案,不過在無光環境裡,難度變相增加,這種增加與其說提升趣味性,不如說提升了厭煩感,像有一題是只要觀察某個佈景就能解開的單純題目,但我們卡了很久,因為大家在黑暗中嚴重抓瞎,到後來甚至懶得繼續,開始用數字諧音猜答案。

  「九四三二!」(示意,非當事答案。)

  「第三第四個數字不對喔,你們要不要再看一次。」

  「九四三八!」

  「呃……你們要不要再看一次?」

  「九四八七,就是白癡啦!」

  「我覺得你們真的再去看一次比較好喔!」後來小天使整個崩潰,直接大喊出來。

  「聽人話啊啊啊啊!」因為這跟揪團時的心境太合了,我不小心也喊了。

  不過也不能怪我們,那題的解法是要執行四次相同的觀察,我覺得在黑暗的環境做這種事根本浪費生命。其他值得吐槽的地方還有,逃伴桃子玩到一半突然想起來自己有玩過,現在大概新遊戲太少,都流行記憶刪除再玩一次。小天使說自己是牧師,卻帶著大家做天主教的儀式。

<有雷注意>

點擊觀看隱藏內容
  最後發現所謂的惡靈是蜘蛛精,在我才剛要吐槽盤絲洞怎麼跑到國外的時候,妖怪現身了,是一副穿著婚紗的白骨……明明是白骨精,內容物與標示不符啊!

  在遊戲瀕臨結束時我們提示連發,總算在剩一分二十秒的時候逃了出來,整體而言,雖然不是沒有亮點,但玩這個不如再刷一次奪命鎖鏈,不知道台中原版是不是比較好一點呢?

  附註:最後小天使跟我們說,遊戲中執行的儀式,其實就是送一個人給惡靈吃,所以不管成功逃出與否,我們之中的一位還是犧牲了。當時被送入虎口的是我,低頭看了看肚子,不怕,一百二十公斤呢,吃了一半還有六十!

  遊戲名稱:鬼新娘。
  遊戲類型:實境逃脫遊戲。
  遊戲廠商:笨蛋工作室 | 粉絲團
  購票廠商:Niceday
  推薦評語:笨蛋還有其他好玩的遊戲。
  取得成績:五十九分二十秒(遊戲總長六十分鐘)。
  參與人員:沐恩、桃子、海美人、泰勒、小刁、偷尼、伊娃。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