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夢日記] 我在死神的掌心跳舞

 6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2016/07/04 地方的公司需要國學常識

  

  夢到自己在一個奇怪的地方上班,好像是賣化妝品或是雜誌編輯部(老闆是女的,看起來頗時尚),每天下班前都要考三民主義跟國學常識,採購部門有一個看起來怪怪的日本人(女),動不動就突然用手機開直播,有一天公司副理在公司中央突然用腹筋訓練運動器材運動,她就很興奮的一直拍一直拍,我好像還看到我表弟,然後他下班前考試似乎沒考好。

2016/08/05 給我一支筆我給你全世界(複數)


(CC0 圖片取自:Link

  昨天夢到三個高中生意外得到畫圈就可以打開異世界大門的粉筆,那三人一開始就穿越了但是自己不知道,意外參與了一場戰爭,因為他們的介入使得戰爭在沒什麼傷亡的情況下結束了,裡頭有位將軍還感慨現在作戰跟打電動差不多。

  他們在接受英國首相表揚時,因為首相是女的,所以發現自己在異世界,決定要找路回家,其中一個還故作感慨的說自己在這邊是戰爭英雄,回家就什麼也不 是了。他們在穿越稻第二個地球時,遇到也有異世界粉筆的高中生二人組,不過他們的粉筆被搶了,那些搶劫犯還在追殺他們,他們彼此結盟,並且一起逃到第三地球,我只來的及看到第三地球像是鄉村,房子大多木造很矮小就醒了。

  一個晚上作夢的結果,就是等會開車應該很累。

2016/08/10 我在死神的掌心跳舞

  

  大概因為這禮拜六糾團一直招不夠人的關係,我夢到在玩逃脫遊戲。(夢裡久未參團的刁哥也在XD)。夢裡的場景像是什麼古墓,有一座大約兩層樓高的石壁,上面嵌著巨大的骷髏,大約佔了石壁三分之一的大小。

  我們要通過骷髏身後的洞,可是如果想從左邊繞過去,骷髏就會舉起左手,從右邊就會舉起右手,沒辦法過去,後來小杜用特定的移動方法讓骷髏的手卡住,才讓大家順利過去。(醒來後我覺得這應該不是正確的解法)

  輪到我通過時,卡住的手臂突然鬆動了,就朝我這邊揮過來,我往另外一邊閃,結果換另外一邊揮過來,就這樣,我在死神的掌心跳舞。

2016/08/23 『All OK. All Right.』

  
  (CC0 圖片取自:Link

  有點意外會夢到妳,我本來已經快要開始埋怨了,因為等妳這封標記我的訊息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夢裡妳說要去彰化的資料中心受訓,問我要不要旁聽,我好像抓到時機插進一句笑話,在場的人都哄堂大笑,妳說常常夢到我這樣講話,讓周遭的人都很開心。

  我跟妳穿過某個運動場要去開車,巧遇了妳的朋友,正朝籃框丟球,妳似乎非得跟著丟幾顆才能善罷甘休,跑進場中,舉起表面佈滿微微突起造型的充氣塑膠球,聚精會神的瞄準。妳的朋友從旁邊扔了一顆過來,剛好打到妳的頭.說那顆比較好丟,於是妳就換了,再次認真瞄準,不斷移動位置,甚至還更換到隔壁的籃框,只為了丟出最完美的一球。

  最後,我從妳手上接過一罐立可白,瓶身上用簽字筆寫著『All OK. All Right.』

  我英文不好。

  但我懂妳的意思。

2016/10/01 夢裡的蔡英文


(CC0 圖片取自:Link

  昨天照顧外公,半夜一直起來協助大小便什麼的對我來說都還好,就是這個床實在是太小了,我塞進去會剛好成為一個完美刑架,左右被卡著懸空很累,得斜斜的才能勉強插進去。整個晚上沒怎麼睡,因為睡眠斷斷續續的,所以夢反而記得很清楚。

  我夢見台灣爆發殭屍瘟疫,我跟家人正在逃跑,經過一個軍營,剛好看到蔡英文來巡視,我想從旁邊繞過去逃命,但是被她的隨扈給擋下,不能前進,只好冒著危險走別的路躲殭屍。夢的最後我好像逃進一個很漂亮的圖書館,書櫃都是原木,而且一塵不染又臘的亮亮的。這裡有食物有水,還有不少人安心的在看書,受到氣氛感染我也拿了一本『紀錄的地平線』,才正要找個座位,發現借閱方法寫著拿書前要先登記,我想把書放回去,卻怎麼也找不到原來的書櫃。

2016/10/18 高科技


(CC0 圖片取自:Link

  昨天夢到爸爸從大創之類的三十九元店買了一個很大顆的鎖頭回來,那是四轉盤的密碼鎖,轉盤並非圓盤型,是大致偏圓的十邊形盤,每一邊上面都印有數字,零到九,轉盤厚度大約是0.5公分。四個轉盤平形排列在鎖體左方,右邊則是插梢,轉對密碼後就可以打開。

  因為包裝上寫著遙控式密碼鎖,我看了半天不知道要用什麼來遙控,摸索了一下後從鎖身上抽出了一根有點像天線的金屬棒,那個棒子可以完全分離下來,我就拿在手上並且確認說明書。說明書上寫著,可以用腦波來遙控,只要使用者手持棒子想著特定的指令就可以了。

  我很驚訝的發現,真的只要想『轉第幾轉盤』,『到數字幾』,鎖頭就會自己動起來,而且也能下『持續轉』,或是『停止轉動』之類的念頭指令,我趕緊追問爸爸在哪裡買的,居然把腦波技術應用的這麼成熟,重點是只賣三十九塊,我爸爸含糊回答是朋友買來送他的之後,我就醒了。

2017/02/05

  夢到要去報考某個考試,但是錯過報名時間沒辦法去而感到懊惱,後來跟媽媽出去逛街,我跟媽媽暫時分開逛,我往前走,她在後面慢慢跟上。我一轉身遇到了高中同學小杜,他有點意外的笑了笑,帶著淡淡促狹說道:「沒想到這邊都可以遇見你啊。」

  「那是因為你開啟了很稀有的相遇事件,」我指著剛好從後面走過來的我媽說:「你還會遇到我媽喔。」

  「這事件還真的很稀有哩!」他這樣回應著。



2017/03/11 一例一休

  
  (CC0 圖片取自:Link

  夢到在一家小餐館吃飯(似乎是主打精緻碗麵),位於桃園電腦街那邊(現實該位置是一家服飾店),因為東西不錯吃(夢中印象,沒有實際吃到的記憶),媽媽在臨走前跟老闆聊了幾句,不知道為什麼聊到一例一休的東西。

  「所以說你們下個禮拜四放不放假啊?」媽媽問。 

  「恩……放。」老闆似乎有點無奈的回答。

  反正不知道怎麼算的,店家下禮拜四似乎得讓員工補修,所以停止營業一天,後來老闆還因為下禮拜四不能來吃飯的緣故給我們打了折,雖然有點窘迫,但老闆的熱情讓我們還是接受了這個優惠。

2017/04/01 實境遊戲

  
  (CC0 圖片取自:Link

  可能是最近實境遊戲玩多了,老是夢到相關的東西

  前幾天夢到一個模糊的夢,在玩某主題是時空穿梭的推理遊戲,玩家要不斷回到同一個時間點阻止被害人被殺然後找出兇手(我好像看過類似機制的桌游)。

  然後昨天又夢到第三人稱的夢,女主角很愛玩實境遊戲,就介紹自己住的鄉下村落鄰居,結果大受歡迎,村子就開始自行舉辦實境遊戲活動。那村落在桃園的某一角,靠著一個簡易的火車站(就是只有小小的月台連站務人員都沒有的那種),女主角的工作好像跟車站有關,常常會待在那裏,有一天很少有人下車的車站走下一個女人,她四處看了看發現滿地小紙屑,有點諷刺式的批評,邊碎碎唸邊開始撿:「桃園不是門面嗎?搞那麼髒怎麼行?」

  女主角見狀,趕忙拿著掃把過去幫忙,弄一弄不知道為什麼聊到實境遊戲,對方好像也是愛好者,就相談甚歡起來,這時地方的婆婆媽媽聽說有人來罵街環境,烙了一大批娘子軍過來助陣(我不知道她們怎麼知道的,可能是有什麼情報網),反正後來也開始聊到實境遊戲,莫名有了些許較勁。

  下車的女人:「我們上次辦活動,超熱鬧的,總共有三百多題!」

  村子婆媽代表:「我們村子上次連續辦了一個月活動,前前後後加起來有三千題呢!」

  比的點是這個!?

  這是我醒來前最後的念頭。

2017/06/16 複製城市


(CC0 圖片取自:Link

  夢的最初是跟朋友组隊,感覺所在的城市有哪裡怪怪的,就四處調查。夢的中段,跟我组隊的人變成妹妹,我們在一家吃到飽餐廳吃飯,買單時卻被告知不需付費,後來我跟妹在角落找到一個與周圍的人散發不同氣場的老太太,她說這個城市是復製出來的(老太太還說做這件事的人是某個愛惡作劇的神明,不過對此我嗤之以鼻),都市裡的人都像遊戲裡的 NPC 一樣,只會重覆相同的動作,而外來的我們擁有GM 權限,可以在這邊為所欲為。

  我們還從她那裡得知可以透過一個簡單的動作摧毀這個地方,雖然老太太很不希望這裡毀滅但我跟妹妹還是做了『玩幾天,然後毀掉這個地方』的決定,從餐聽出來時我看到路邊有個女孩子被搶劫,這個事件像跳针一樣,一直重覆。夢的最後隊友換成了表弟,我們在一處涼亭發現了復製體,我表弟看著自己的復製在重覆自己的日常行為,在一旁大笑不已。

好文章應與世界一同分享

Leave a Reply